玛瑟兰德开荒史迹(一):机甲与恶灵,揭开空港BOSS的身世之谜

扫码立即下载游戏

返回官网

玛瑟兰德开荒史迹(一):机甲与恶灵,揭开空港BOSS的身世之谜

2018-09-25

  阴冷的风儿掠过山谷,游走山涧,发出尖细的呼啸声。

  漆黑的大地上,乌鸦扑棱了下翅膀,警觉地眨了眨眼。

  一只干枯的手掌突兀地浮现,一把抓住乌鸦的躯体,黑色火焰燃烧,乌鸦还没来得及惨叫一声就被化为灰烬。手掌的主人是一个高瘦的老者,一道狰狞的疤痕从他的嘴唇延伸至后脑,几乎将他的整个透露撕成两半。夕阳西下,橘红色的余晖将他的身影在身后无限拉长。老者面无表情,仔细地打量了周围,旋即默默地沉入阴影之中。

  “永生”,这一字眼似乎有着无与伦比的魔力,自古便吸引着无数的能人异士为之前赴后继。而魔法师,作为其中的佼佼者,尽管拥有着富可敌国的财富,有着翻江倒海、改天换地的强大力量,却依旧不免在时间长河的冲刷下渐渐老去,直至化为尘土-----他们中的一些人不甘心自己就要在这样的结局下悲凉落幕,于是这些人为了永生而走到一起,为了延长自己的生命进行了各种惨绝人寰、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实验:魔兽与人类肢体嫁接、躯体元素化、亡者转生……无数无辜者在他们的实验中死去,大陆的各方势力也对这群堕落的魔法师展开了追缴。堕落者们在大陆各方的追杀下损失惨重,然而永生的诱惑使他们紧紧地凝聚在一起,没有四散崩溃。终于,在长时间的实验中,他们终于窃取了永生的奥秘------那就是灵魂的力量,死亡的根本原因是灵魂的衰落,只要有足够的灵魂本源,即使是逝去的亡者也能化为恐怖的不死族,横扫世间。

  ………………

  老者站在山谷边缘,平静地打量着眼前的谷地:大量的身躯,人类、精灵、巨魔、蛮族、魔兽、兽人……几乎大陆每一个种族都能在这个大坑里找到身影。他们的躯体如同货物一般层层叠叠地堆在一起,然而诡异的是,他们并没有死,而是昏迷着,一道黑色的魔力在每一具躯体中缓缓游荡。谷地边缘,大量和老者一样的黑衣法师默默站立着,一言不发,他们在等待最终时刻的到来。

  天色暗了下来,老者望了望天空-------万里的空域内没有一丝云彩,九颗巨大的星辰浮现,渐渐地,它们的光芒渐渐地连成一片,从地上望去,就仿佛神灵的眼睛在注视着大地。

  “是时候了。”老者说道,脸上的疤痕如同巨蟒蠕动。黑衣人们得到指令,立刻行动了起来。他们掏出了魔杖,嘴里吟唱着复杂的咒语。半刻钟后,无数漆黑的月弧型光刃朝着谷底喷涌而出。只听见沉闷的“噗噗”声回荡,鲜红的血液流淌,星空传达的力量下缓缓勾勒着奇妙的纹路。

  随着献祭法阵的逐渐成型,死者们的身体上逐渐冒出一丝丝白色的雾气。老者的脸上闪过一丝喜悦—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灵魂本源之力。一丝一缕的白色雾气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向着大魔法阵中心聚集,与此同时天上的星辰变得愈加耀眼。终于,在无数堕落者狂热的眼光下,天上星辰绽放出了最为璀璨的光芒,那一团灵魂本源构成的雾气也猛地一顿,旋即蠕动着疯狂向内塌缩。

  一道惨白的光芒突然闪过,天地好像在这一刹那间成为了白昼。老者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片刻后,他看向了天空中漂浮着的十几颗珠子-------晶莹剔透,又如月华般璀璨,光晕流转,魔法师们的眼睛都已经痴迷一片。

  …………………………

  “后来呢?”台下突然有一位女同学举手,兴致勃勃地发问。

  “后来?”站在宽阔如剧院般的帝国学院的教室里,老教师理了理略显凌乱的领带,显得有些兴致缺缺。

  “灵魂奥秘终究是属于神的领域,堕落的魔术师们虽然如愿以偿地延长了自己的生命,但他们的灵魂不可避免地被严重污染,变成了嗜血的疯子,然后被教会大军所剿灭,无一例外。那些罪恶的灵魂结晶也失散在大陆各地……”

  老教师还在喋喋不休地讲述着大陆勇士们和堕落魔法师的精彩战斗,但瓦娜丽的心思却早已飘出窗外:对于魔法天赋极高的她而言,制造灵魂结晶的魔法技术是个不小的诱惑。

  ……………………

  黑暗的大厅里,瓦娜丽带着审视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恶魔。

  这只恶魔和其他的那些长着利爪尖角,背后拖着尾巴,混身散发着硫磺味的地狱种族比起来,似乎有些大相径庭。它没有一个固定的形状,如同一滩黑色的液体,在旁边烛火的照耀下如波涛一般涌动,流转着水银般的光泽。此刻它正浮在空中,被燃烧的地狱之火炽烤着。恶魔痛苦地蠕动翻滚,如同沸腾的开水。

  瓦娜丽慢慢地将手中的魔法材料投入恶魔体内。大厅的烛火静静地燃烧着,瓦娜丽的动作停了下来,旋即一颗璀璨的结晶出现在她手中。这块结晶一出现,半空中的恶魔猛地一顿,旋即一阵疯狂的意志爆发开来,那是源于灵魂深处的渴望。恶魔狂怒着,挣扎着,尽管依旧被魔法牢牢束缚,瓦娜丽还是为这贪婪的意志所感到动容。

  瓦娜丽的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旋即毫不迟疑的将最后一件材料—灵魂结晶投入到恶魔体内。如同炸弹被引爆,恶魔的身躯开始剧烈地蠕动,无数面孔----人类的,精灵的,蛮族的,兽人的,一一浮现在身躯的表面。他们表情狰狞,痛苦地嘶吼着。瓦娜丽无动于衷,手上的魔杖轻轻一挥,这一“团”恶魔便横飞过去,落在了一旁早已准备的好的魔能机甲上。找到了依靠,恶魔顿时如同在大树上蔓延的藤蔓,从机甲的各个关节处迅速的渗透进去,同时无数黑色的纹路浮现,在机甲的装甲上缓缓延伸,勾勒出地狱的图案。

  仪式进行到最后,瓦娜丽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恶魔机甲。机甲已从漫长的融合进程中恢复过来,此刻它真不安地扭动着自己的身躯,猩红色的眼睛里竟闪烁着颇为人性化的色彩,懵懂、恐惧、狂喜、嗜血……最后抱着头颅痛苦地嘶吼----灵魂结晶让蒙昧嗜血的恶魔拥有了人类灵性的思考,但它们的灵魂也被结晶内无数献祭者生前的执念所污染,不得不忍受着撕裂般的痛苦。

  良久,机甲终于从海啸般的痛苦中缓过神来。它慢慢地站起,对这瓦娜丽恭敬地低下了头颅。

  “去吧,去空港,摧毁那里的一切!”

  火元素结晶打造的眼睛顿时红光大盛,机甲点了点头,随即便化为一道黑色的闪电,向着空港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