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瑟兰德开荒史迹(二):不能与你相守,就让你成为我的武器,空港BOSS的决心

扫码立即下载游戏

返回官网

玛瑟兰德开荒史迹(二):不能与你相守,就让你成为我的武器,空港BOSS的决心

2018-09-25

  空气中飘过不寻常的味道,邪角耸了耸鼻子。他扭头看了看自己宽厚的肩膀,黑羽正笔直地站在上面。

  它正全神贯注地盯着他背部的某处,然后如闪电般地刺出了尖喙。一阵微微的刺痛如同闪电般在邪角全身游走,随之而来的是如释重负一般的轻松感。黑羽的喙上正叼着一只黑色的虫子,表面长满了狰狞的尖刺,剧烈蠕动着。无视了虫子的嘶叫,黑羽头颅一仰,就将其吞入腹中。

  察觉到了邪角的目光,黑羽转过头,眼中是探询的神色。

  “没什么。”邪角微微一笑,老伙计又为他解决了身体的一处暗伤----这是上次大战时一位恶魔的杰作。他费尽力气杀死了那只虫魔,没想到那怪物的尸体居然崩解成无数细小的毒虫,差点让他陨落于此。摇了摇头,驱散了那些恐怖的记忆,邪角的目光认真起来:“我闻到了不祥的气息,那些怪物们蠢蠢欲动,即将卷土重来,一场大战不可避免了,老伙计!”

  顺着优美的曲线,邪角从黑羽的脖颈摸到了她的尾巴,柔顺的羽毛感觉就如精美的丝绸一般。黑羽喉咙发出一阵咕噜声,理了理自己的羽毛。

  ……………………………………

  熊熊的战火在草原上燃烧,地平线尽头,一道黑色的大门高高耸立:黑色的流光于门上流转,倒映着草原上的冲天火光;门框上恶魔们的浮雕露出诡异的笑容,注视着中央----一层蓝色的薄膜。空间晶壁在恶魔们的魔法下化为了一道水波似的薄膜,微微荡漾着。无数的恶魔如同一道黑色的洪流,穿过晶壁大门来到了草原。恶魔们贪婪地呼吸着人界的新鲜空气,然后挥开了利爪,对眼前的一切活物展开了杀戮。草原上兽人的部落被突然从地狱之门中蜂拥而出的恶魔们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损失惨重,然而善战的兽人们很快就将族人组织起来,在草原的各个角落形成战线,与恶魔争锋相对。

  邪角挥舞着巨斧,逼开了眼前的恶魔。这只如同蜥蜴一般的恶魔在空中一阵翻滚,然后平稳地四肢着地。恶魔细长的眼睛微微眯着,仔细搜寻着邪角身上的每一处破绽。邪角浑身肌肉紧绷,死死地与恶魔对峙,两股意志在空气中隐隐交锋。在深藏在血液里的嗜血因子的推动下,恶魔最终按捺不住,。只见它的身体微微一沉,随即便如一发炮弹一般向着邪角猛地冲袭而去。邪角瞳孔微缩,然而就在这一眨眼的时间内,恶魔就已近在咫尺!邪角怒吼一声,抬起手中的大斧。如果恶魔不管这一击,纵然它的爪子能够撕裂邪角,然而下一刻它必然也会被斧子给劈成两半。狡诈而又自私的恶魔自然不会做这等交易,它被迫收回了利爪横于身前,抵挡袭来的巨斧。“砰!”的一声巨响,恶魔被沉重的力道击上了天空,就在此时,一道风刃袭来无处借力的恶魔徒劳地扭动着身体,最后在它绝望的眼神中,恶魔被风刃切成了两半。

  黑羽停在了邪角的肩头,显得有些萎靡,那一道风刃消耗了她体内所有的魔法元素。然而战果也是辉煌的:相当大的一片区域内,那一只至少相当于将军等级的高位恶魔被斩于马下。但尽管如此,邪角脸上依旧不见丝毫喜悦。高位恶魔的陨落吸引了更为强大的恶魔的注意,越来越多的高位恶魔逐渐朝着这一片区域围了过来。

  “去吧,我的老伙计,去把我们的盟友叫过来。”邪角喘着粗气,对着黑羽说道。

  黑羽身体微微颤抖,却不为所动。

  “我们支持不了多久了,除非盟军到来,不然的话。”邪角没有一丝一毫地动怒,反而平静无比,然而黑羽在这古井无波的语气中感受到了恐惧,她看见了某些不好的将来。邪角默默地环顾四周,一个接一个的族人倒在恶魔的利爪之下,他接着说道:“不然的话,我们全部都要死在这里。”

  黑羽看着邪角,似乎要把他的样子刻在自己的脑子里,邪角平静地与之对视,良久,黑羽猛地振翅,向着天边飞去。

  邪角转过身,眼睛里泛着赤红的血色。他感觉到自己的血液逐渐开始沸腾,心中似乎有只奔腾的野兽在肆意嘶吼。嘴角勾勒出一丝狞笑,邪角挥舞起巨斧,直朝着最近的恶魔奔袭而去。

  ……………………………………

  “轰!”伴随着如同雷鸣一般的巨响,邪角重重地摔落在地,地面在剧烈的撞击中浮现蛛网一般的痕迹,无数恶魔尸体被砸成碎片,四散飞开。吐出一口鲜血,邪角拄着巨斧,单膝跪地,死死的看着前方。此刻,他被如海洋一般的恶魔尸体所包围着----这些都是它的战果。黑羽离去,邪角心中再无顾忌,他放开手脚大杀特杀,恶魔在他面前脆弱得就如待宰的猪羊一般纷纷化作尸体。终于,他强大的力量引起了这片区域最为强大的恶魔—龙魔的注意,这只堕落的巨龙挥舞着翅膀,在地面上掀起了一阵阵狂风,它抬起前爪,仅仅只是轻轻地一击----邪角便如破烂的沙袋一般向后飞去。

  龙魔看着眼前的勇士,瞳孔里有着欣赏,旋即变成了惋惜。它再次抬起龙爪,深邃的暗金色在爪尖凝聚,龙魔轻轻向前一指,一道璀璨如水晶的暗金光芒射向邪角。邪角抬起斧头----即使是注定灭亡,他不允许自己毫无反抗地死去。

  暗金色的光芒穿透了空间,一闪而逝。然而预料中的剧痛并没有出现,一道黑色的闪电自天边浮现,以迅雷之势挡在了邪角身前,然后------被光芒穿过,炸成了碎片。

  天空中下起了一阵血雨,龙魔的魔法被那道身躯微微动摇了轨迹,在邪角的不远处炸响。地面微微震动,然而邪角不为所动。微风拂过,一片黑色的羽毛缓缓飘下,落在了邪角的鼻尖上。

  邪角轻轻地用指甲夹起了那片羽毛,仿佛拿起了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他把它塞进衣服,藏进心口。

  他站了起来,粗犷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不正常的鲜红色,他的全身开始萎缩,握着斧头的右臂却开始膨胀,血液涌动,筋肉翻滚,没有一丝气势散发,然而周围的恶魔们却畏惧地俯下了身躯。终于,右臂膨胀到了极限,此刻的邪角已成为一幅站立的骨架,他压榨出身体里最后一丝力气,将巨斧掷向龙魔。

  巨斧斩开了龙魔的手爪,破开了它的鳞甲,直直地插在它的胸膛。邪角发出了一阵虚弱至极的笑声,然后,轰然倒下。

  周围的恶魔蠢蠢欲动,他们的利齿摩挲着,就要上去将这个沾满了他们鲜血的屠夫撕咬殆尽。然而,龙魔突然抬起头,剧烈地咆哮一声,恶魔们顿时止住脚步,瑟瑟发抖-----高位恶魔与龙威的双重压制几乎让他们不敢越雷池一步。

  龙魔看着眼前的尸体,低沉的吟唱声在草原回荡良久。

  ……………………………………………………………………

  邪角迷迷糊糊间从黑暗中醒了过来,他忘了自己是谁,从哪里来,要做什么,他忘了自己的一切。突然间一阵剧烈的恐惧感笼罩了他,他抬起头,看见了一对暗金色的瞳孔。

  “从今以后,你就是邪角,为我麾下龙骑士团团长。”巨龙吩咐道。

  邪角点了点头,恶魔们如同潮水一般向地狱之门回流—他们要回到地狱,补充兵员,下一次来到人界的将会是更为可怕的地狱狂潮。

  邪角犹豫着向地狱之门走去,不知为什么虽然他忘记了一切,却总感觉这片土地上有什么东西在呼唤他。他情不自禁的将手伸进衣服,掏出了一片黑色羽毛。

  邪角看着眼前的一堆残尸----这是他在战场上搜寻而来,依靠着心中那股莫名的联系。他沉默着,手上燃起了黑色的火焰,尸体碎块在火焰中化为灰烬,骨骼则变成了熔融状态,隐隐间化为了一柄斧头的形状。

  三天后,邪角持着一柄骨斧,走入了地狱之门,自此,世间少了一位兽人勇士,地狱多了一名名为邪角的龙骑团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