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瑟兰德开荒史迹(三):王城沦陷的背后,竟然隐藏着惊天的阴谋……

扫码立即下载游戏

返回官网

玛瑟兰德开荒史迹(三):王城沦陷的背后,竟然隐藏着惊天的阴谋……

2018-09-25

  安东尼慌张地在大街上奔跑着,汗水将他全身浸得湿透,尽管腿部肌肉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哀鸣,但他丝毫不敢放慢自己的脚步,相反,本来是一位胖厨师的他此刻竟爆发出无与伦比的速度。一片碎石飞过,在他的圆脸上划出一道血痕,他费力地扭头望向身后----一只恶魔张着大嘴,猩红的舌头在空气中肆意飞舞,正紧紧地跟着他。它四肢强健的肌肉一缩一放,地面立马爆出一个人头大小的坑洞。碎石四溅,恶魔与安东尼的距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拉近,望着眼前唾手可得的鲜美猎物,它的眼神变得愈加贪婪。

  安东尼的胸膛剧烈起伏,眼前的景物渐渐模糊。身后的恶魔眼睛微微一亮,半蹲下身子积蓄力量,就要完成最后的捕杀。然而,眼看着体力即将耗尽的安东尼此刻猛然加速,胖胖的身体向右一滚,旋即猛地一踹,早已被火焰灼烧得焦黑的柱子在“咔咔”的响声中轰然折断,街边一幢三层高的木质小楼挟裹着万钧的重量就这样在恶魔错愕的眼神中倒塌,将恶魔压成了肉饼。安东尼躺在地上恢复了一点体力,然后迅速地爬了起来,警惕地望了望四周,旋即消失在了小巷深处。

  ……………………………………

  没能等到大陆各方势力的支援,凯伦城内早已成为了恶魔的乐园。黎明骑士团虽然将凯伦城打造得坚不可摧,但也终究抵挡不住来自内部的腐蚀----黎明骑士团分队队长索勒早已和恶魔勾结,将恶魔之种带到了凯伦城中秘密布置起来。在瓦娜丽脱困而出的那一刻,一切的暗手在这一刻轰然爆发。

  瓦娜丽悬浮在半空中,满意地看着这一切。此刻,她的头顶上悬浮着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洞,黑洞微微旋转着,几乎覆盖了小半个凯伦城,平常人若是抬头看去,很快就会在那深邃无比的黑暗中迷失,然后灵魂飘入其中,堕入地狱。黑洞的边缘是一圈白色的朦胧光晕,它似乎有着自己的生命一般,旋转间一丝丝无形的力量侵入了凯伦城内一个个隐蔽的节点,然后激活里面的魔种,将其化为一道崭新的裂隙之门。此刻若是从城市上空望去,雄伟的城市已经被一块块的黑斑所污染,就像人体上恶心的脓疮。无数的恶魔通过裂隙之门奔涌而出,在上位恶魔的指挥下对着眼前的一切活物展开了杀戮。披着残破黑袍的恶魔术士嘴角裂开笑容,魔杖挥舞,无数人头大小的火球四散飞去。城市里燃起了冲天大火,倒映着恶魔们嘴角残忍的弧度,在击倒的人类发出凄惨的哀嚎,在地上不断扑腾着,然后被地狱烈焰化为一块块焦炭。

  惨叫声,求救声,哭泣声,兵器与利爪的交击声,繁杂的声音在瓦丽娜的耳里仿佛世上最美的音乐,“复仇的感觉总是畅快而美妙的。”她低语,而后吃吃地笑了起来,复仇的滋味化为一道甘甜的美酒在她的心中流淌,瓦丽娜仔细地回味着这滋味,但是-------

  “还不够!”她心里暗道,旋即抬起了头,看向了前方。在她前面的不远处,一团天蓝色的魔法光球在不住地翻滚着,光球表面凝聚出一条条触手状的纽带,一些探入了虚空深处,连接着某些不知名的黑暗力量,而另外一些,则将一位曼妙的年轻少女紧紧束缚住。少女紧紧闭着眼睛,仿佛失去了意识,脸上泛着不正常的青色。缠绕她的纽带将一道道白色的光团从少女体内抽出,然后运送到虚空深处。瓦丽娜飞到了玛夏面前,轻轻地抬起了她的下巴。“快了,孩子。”她的眼里闪烁着狂热,夹杂着一丝莫名的柔情。“很快,我就能完成复仇,而你,我的女儿,也将和我一起永生!”

  …………………………………………

  “情况如何?”凯伦城外,蛮族首领卷角沉声问道。面前悬浮的传讯水晶内,黎明大主教脸色一沉,低低地叹了一口气,无奈道:“如您所见,阁下,情况已经不能再坏了,凯伦城早已沦陷,因为那个叛徒…”说到这里,饶是这位久居高位,气度与修养极好的老者脸上也浮现出了极度仇恨的神色,那恨意之烈让卷角都暗暗心惊。察觉到自己的时态,贺林大主教顿了一顿,继续道:“恶魔已经占领了凯伦城,无数的平民丧命于恶魔之口,但幸运的是,恶魔们虽然数量远超三族联军,但他们的组织性却远远不如我们,如今这可能是我们唯一的优势所在。另外一个好消息就是,城市里还有我们的士兵在抵抗着恶魔的侵袭,虽然他们可能撑不了多久了…只要我们能够在他们完全溃败前破开城门,攻入凯伦城,里应外合之下必然能打得恶魔一个措手不及,从而挫败他们的攻势,夺回家园!”说完,贺林静静地看着卷角与普热瑞希,似乎在征求着他们的意见。

  两族领袖对当前的形势以及贺林的分析表示出高度的认同,“但是,”卷角指着远处的一片阴影,“我们先得把这个大家伙给打下来。”

  顺着卷角所指的方向,映入眼帘的是一道巨大无比的地狱之门:“它”屹立在凯伦城前方的平原上,熊熊燃烧着,遮挡了整片凯伦城城墙,联军士兵们只能从东西两边视角的极尽处才能望见凯伦城的一边半角。门成拱形,是城墙的数倍之高,接天连地。“它”似乎是一个活物,表面不见一丝金属光泽,反而烙印着肌肉一般的纹理,微微蠕动着, 在火焰的灼烧下发出腻人的“滋滋”声,好像是血肉铸造的一般。事实也的确如此:门后,披着鳞甲的恶魔们将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拖出,有恶魔的,但更多是人类。巨门表面伸出一根根黑色的藤蔓,将尸体裹成茧形,没过多久尸体就化为了门的养分,而大门表面长出了新的狰狞面孔。

  卷角深吸了一口气----如果选择强攻的话,那道邪火城门必然成为一个血肉磨盘,不知道多少蛮族小伙子会殒命于此。并且卷角非常怀疑即使自己这方人死光了大门是否依旧完好无损。蛮族将军扭头看向了另外两族领袖,普热瑞希目光坚定:他可以用禁咒尝试摧毁大门,但这之后的相当一段时间他的战斗力将大打折扣。贺林沉吟不语,旋即目露果决。

  “阁下!”贺林突然出声,“我们有办法,只要你们这样……”

  ………………………………………………………………

  贺林沉着脸从祈祷室里走出来,早已在一旁等待许久的主教们纷纷上前询问。贺林不急不缓,将城外援军的情况一一告知,老人的声音在教堂中回荡,主教们的话语渐渐低沉了下来。

  诸位,”贺林站在台阶上,俯视着主教们,“已经没什么好犹豫的了,现在是生死存亡的时刻!”主教们面面相觑,旋即不再犹疑。他们解下了挂在红色法袍上的金色徽章,然后将它们合在了一起。教堂壁画上,大天使静静地看着他们,眼里垂下了泪珠。

  教堂所占领的安全区内,一门巨大的火炮静静伫立,它高五米,长数十米,整体由金色的神赐合金打造,闪烁着淡淡的光泽。巨炮表面镶嵌着无数大陆上难得一见的顶级魔法晶石,为大炮的质量以及发射的炮弹提供强大的魔法能量支持。巨炮横亘在基座上,炮口对准凯伦城城门, 如同天神权杖一般的巨大体型混杂着庞大的元素能量,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压迫感,如同一只择人而噬的远古巨兽,让人不寒而栗。

  祈祷室里,贺林再次开启了通讯水晶,在一番商谈过后,领袖们最终把进攻时间定在了一天后----考虑到巨炮的充能时间,一天后,这尊远古巨兽就将从沉睡中苏醒,让世界聆听它的咆哮!